• 品質

    技術精湛的員工團隊+優質的原材料+全新海德堡印刷機與色彩管理系統的完美結合,確保您的印刷品質。
  • 價格

    短版快印+合版印刷+專版印刷三者有效結合,節約成本的同時,省去您多家供應商溝通的煩惱。
  • 速度

    專版單頁海報無後工序的,當天15:00前下單,地市當天晚上發貨。另:加急六小時出貨(2萬份以內)
  • 數量

    專版印刷可靈活添加消耗,合版單頁、不幹膠等印品,誤差會嚴格控制在3%—5%以內;
  • 服務

    專人+專車+跟單反饋,量大的200公裏內送貨上門,太原市內提供24小時送貨。
新聞中心
  • 海德堡 SM74

  • 海德堡速霸CD 102

About Us

關于我們

山西鑫耀印業有限公司位于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區南坪頭村西北街16戶,成立于2009年。自公司成立以來,鑫耀人一直秉持“勤奮、誠信、卓越、創新”的企業精神,真正實現客戶與企業雙贏的局面。

點擊 查看更多 >
  • 21

    Jun

    當包裝遇上折疊就是這麽奇妙 創意包裝 改變生活

          折疊遇到包裝,讓包裝具有了變形的功能,除了收納作用,還可以兼具保護、展示...
    點擊 查看更多 >
  • 21

    Jun

    印刷業從“大國”向“強國”轉變

    當前我國印刷業雖然面臨嚴峻的外部經濟形勢,但仍然保持了較快的發展速度,規模以上印刷企業數量和産值大幅提升,行業集中...
    點擊 查看更多 >
  • 20

    Apr

    印前工作中關于圖像處理技巧八問答

    1、問:我該使用CMYK還是RGB? 答:許多圖像處理軟件都允許使用CMYK或RGB兩種圖像模式來處...
    點擊 查看更多 >
  • 20

    Apr

    印前設計5招幫您降低印刷成本

    每做一本圖書,都需要由設計工作者進行總體設計。設計者須根據內容、性質、圖文總量、讀者對象進行設計。圖書成本的高低,...
    點擊 查看更多 >

版權所有:山西鑫耀印業有限公司    咨詢熱線:0351-5267367  5267368

辦公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學府街學府藝苑C1單元13

工廠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區南坪頭村西北街16

備案號: 晉ICP備16002506號-1 晉公網安備 14010502050294號
http://xhg968.cn:9386 | http://www.xhg968.cn:9386 | http://m.xhg968.cn:9386 | http://wap.xhg968.cn:9386 | http://web.xhg968.cn:9386 | http://ios.xhg968.cn:9386 | http://anzhuo.xhg968.cn:9386 | http://book.xhg968.cn:9386 | http://news.xhg968.cn:9386

新加坡金沙华人娱乐,尊龙线上娱乐,易胜博娱乐代理注册

一边想着,张百仁逐渐收敛周身神力,一双眼睛看向远方,过了一会才道:“罢了,我有凤血护体,区区真水又能奈我何?”

“这小子当真有钱,哎那不是张百仁吗?”

  这一次令狐若虚没有回答大家的疑问,而是将手中竹竿一扬道:“前面就到野狼镇了,加紧点,今晚可要吃顿好的。”

“警幻仙姑一眼便看重了你母亲,强行传授道法,当时你母亲正好绝望,借此看破爱情,道功入门!”张敬安轻轻一叹:“也是天时,警幻道姑忽然有事离去,我与你母亲继续上路,中途遇见截杀,你母亲为了保护你,被那头领一掌震碎经脉,就此破功。”

  殷勤干笑几声,心里头又有点虚:那武家兄妹选了如此偏僻的地点,莫不是真要打老子的闷棍?

高句丽撤入了辽东城,大隋此时趁热打铁,诸军乘胜进围辽东城。

“确实是好久不见,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,我也不想和你再见了!”张百仁冷然一笑。

  殷勤走在众人前面,蓝雀在一旁小声介绍对面的三位修士。年长的是长孙烈长老子侄辈的长孙鹏,年轻的是铁翎峰破军部长老的嫡孙王抱一,剩下一位貌不惊人的尹如晦也是藏经阁的一位管事。

“本宫借李唐江山五十年,五十年后在归还于你”武家女子来到了李旦身前,俯视着脚下的李旦。

“确实是无法无天!区区一个兵曹郎也敢胡乱插口朝中重臣议事,实在不知规矩,还请陛下责罚!”宇恺站了出来。

不错 武道与佛、道二宗乃是背道相驰的两个极端,若论镇压妖兽、与肉身强悍的妖族争锋,自然是武者更甚一筹。 武者打磨筋骨,凝练气血,修持武道意志,其筋骨之强横不弱于妖兽,再加人族武技、兵器,同等境界下武者往往占据优势。 当然,妖族也有种族优势。如说妖族的皇族、王族,如猛虎、蓝鲸、鲨鱼,天生便人类强,同境界下一打多不是问题。 但鬼怪聚散无形,无有形体,武者气血虽然可以将鬼怪烤灼魂飞魄散,但却少有主动出手。 反倒是阳神修士,手法器抛出,霎时间在阴曹地府卷起道道龙卷波动,只见虚空一道道强横的气机弥散纵横,那破旧的坛子卷起浩荡漩涡,接天连地仿佛龙卷,方圆十几里内鬼怪犹若大风车一般旋转,落入了坛子之。 观自在背后佛光流转,隐约净土世界,婆娑无量若隐若现,有接引、燃灯为佛祖端坐其,接引之舟不断散发出梵音传唱,天花乱坠地涌金莲,所有鬼怪靠近十里之地,便不由自主接受度化,被天花洗炼此皈依,进入接引之舟内,化作了佛门的信众,为观自在提供信仰。 地府 确实是修士的天堂! “大都督将二十万武者调入阴司,乃是大材小用,只需将阴曹地府交给我佛道二宗便可,有大日金乌照应,管叫大都督领地不会有任何闪失!这二十万武者乃是人道气数的关键,大都督将其调转回阳世,征讨十万大山的妖族,剿灭四海龙族才是正理!”张衡手三十三重玲珑宝塔此时绽放无量神光,只见其随手一抛,却见宝塔迎风便长,刹那间接天连地,化作三十三重水晶般琉璃的神塔。 宝塔有八角,每一个檐角悬挂着八个古铜色铃铛串成一串,在风散发出降妖伏魔的声响,方圆百里鬼怪被那铃铛之声接引而来,纷纷没入了宝塔,使得宝塔在不知不觉内又长大了一份。 “果然,背靠大树好修行!在道门地界,我等平日里面对阴曹强者小心翼翼,哪里敢这般大肆掠夺?”张衡眼露出一抹感慨。 “你这宝物不差”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张衡的玲珑宝塔,眼无数法则之光流转。 “你要干什么?这宝塔可不是我的,乃我父亲留下的本命道器,你莫要多想!”瞧见张百仁灼热的目光,张衡顿时一个激灵,身子一转挡住了张百仁的视线。 “哦?原来是教祖的宝物!”张百仁眼灼热之光逐渐平息,目光偏转看向了远方战场,眼露出一抹诧异。 浩浩荡荡的黄泉之水不知自何处冒出,铺天盖地般向二十万武者卷来,若被那黄泉之水卷住,只怕纵使易骨大圆满武者,也难以脱身而出。 “莫慌!莫急!这是楚江王的手段,此瞭单打独斗或许差了一筹,但若是种族大战,必然要先镇压他,不然黄泉之水无物可克!”张衡侧目看向不远处虚空,眼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,侧身向远方虚空拱手一礼:“马祖娘娘,还请您出手退了这黄泉之水吧!” “马祖?”张百仁闻言一愣:“马祖姐姐不是转世轮回了吗?” “我人族前辈真灵自然进入转世轮回,在轮回打磨金身,但却需在洞天世界内留下一抹念头,免得日后老巢被人端了也不知晓!当年马祖转世轮回,路经道门净土,被王羲之拦住,留下一道念头在净土洞天内沉睡!马祖乃天下水神,与楚江王可谓是相生相克!”张衡笑眯眯的道。 话语落下,只见虚空扭曲,一道朦胧的影子自远方天边走出,对着张百仁轻轻一笑,袅娜朦胧的身姿,透露着无限美好无暇:“小弟修为近些年可是越来越强盛了呢!” 说着话的功夫,只见马祖一只手掌伸出,奔腾的黄泉之水却见忽然渗入了大地深处,仿佛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幻。 “马祖!”楚江王咬牙切齿:“你虽然掌控天下水流,但我这黄泉之水,却非你能克制的!” 楚江王一跺脚,只见滴滴黄泉之水犹若利剑般迸射而出,刹那间地崩山摧,雨打芭蕉般激射而出,向着那二十万武者绞杀而去。 马祖面色一变,她终究只是一道念头而已,及不楚江王的本体。 “姐姐莫要慌张,且看我手段!”张百仁不急不缓的自袖子内掏出一只白色钵盂,瞧着那铺天盖地的箭矢,嘴角微微翘起,钵盂随手抛出。 只见那钵盂迎风便长,化作了十丈大小,在钵盂口处形成一道气旋,散发出拉扯之力,那诸般冰箭纷纷被钵盂收摄,化作黄泉之水落入了钵盂内。 任凭你黄泉之水再多,却见那钵盂仿佛无底洞一般,滔滔不绝的吸纳着黄泉之水。 “那是祖龙的骨头,你竟然将祖龙的头骨炼制成宝物,专门收摄捆束天下万水,当真是了得!”楚江王面色更加难看。 张百仁只是轻笑,不说自己的真水钵,算观自在的玉净瓶内四海本源海眼,也可以轻易的捆束了那黄泉之水。 “大王!”鬼车来到楚江王身前。 “麻烦大了!张百仁大势已成,想要阻挡非付出大代价不可!你去传禀诸王,说张百仁大势已成,能阻断其与大秦军团联系已经不易,想要将其驱逐出去,却是不现实!”楚江王扫视着那最后的九千里地界,嘴角微微翘起:“张百仁纵使能在阴曹地府扎根又能如何?区区十万里大地,对于阴曹地府来说不过沧海一栗,只需派人盯紧,无须过多关注。” 确实是不需要特别关注,区区十万里地界,都给你又能如何?你能折腾出什么风浪? 楚江王不曾继续出手,不说他是不是张百仁的对手,自己拿不下对方,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。既然如此,又何必多费力气?只要张百仁不继续扩张,也由得他! 待到诛杀秦始皇,十殿阎罗只需派出五位,足以横扫这区区十万里地界,甚至于凭借通道,强行闯入人世,到时候阴曹大军一统阳世,也未必不可。 水患解决,马祖对着张百仁轻轻一笑,转身向远方而去。 马祖念头消失,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马祖消失的背影,许久不语。 “楚江王为何不继续出手?”张衡一愣。 “他是个聪明人!”张百仁转身向阳世走去:“阴司战场也是这般了,情况不会更好,也不会更坏。” “大都督要开国?”张衡连忙跟在了张百仁身后。 “待到这十万里大地铺遍生机,便是我开国之时!”张百仁头也不回的道。 瞧着万里内的绿色正在慢慢向着十万里外蔓延,张衡眼露出了一抹凝重,过一会才道:“三个月!” “三个月后他必然会开国,到时候只怕李世民忍不下去!我人族一场内乱此开始!”张衡的眼满是忧虑:“人族,经受不起折腾了。” 涿郡 诸女坟前 张百仁缓缓迈着细步,来到长孙无垢衣冠冢前,瞧着坟头的青草,许久不语。 慢慢坐在长孙无垢的坟前,张百仁迎着大日坐了许久,一阵冷风吹荡着张百仁的衣衫,搅乱了耳边发丝:“这回我怕是非要杀他不可!你莫要怪我!我知道,你纵使合道,回归虚空,但却也依旧留有本能在这方天地,加持于李世民的身,否则李世民的天子之道岂会领悟的这般快?” “当年你临终前将我重创,我看到了你眼的纠结、祈求、哀怨,所以这些年李世民依旧还活着!可现在……我的大计即将开始,李世民已经成为了阻碍!”张百仁拿出酒壶,慢慢的浇灌在长孙无垢坟前,许久后方才轻轻站起身,背负双手转身离去:“李世民若不主动来招惹我,我便给其一线生机,待其寿寝正终在夺了其江山。但他自己若不识相,可休怪我心狠手辣,日后你我若是相见,你莫要怪我心狠。” 张百仁走了,唯有山林间的冷风在不断呼啸。 “砰” 张百仁留下的酒坛忽然爆开,化作齑粉消散在虚空。 张百仁脚步顿住,猛然回头看着那爆裂的酒坛,许久不语。 “我的猜测是真的!”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空荡荡的酒坛。 长安城 李世民书房 此时诸位魔神齐聚一堂,书房内气氛沉闷,蚩尤翻看着手图卷,过了一会才道:“张百仁修成共工真身与祝融真身,他若不想死,没有人能杀得死他。纵使此獠站在那里毫不还手,咱们也杀不死他。张百仁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施展出巅峰实力,泄露了自家气机?所以想要制衡张百仁,非要另辟蹊径不可。” “什么?”李世民看向蚩尤。 “长安城靠近秦岭,乃天下龙脉之心,倒是大有作为!”蚩尤笑着道。

鱼俱罗闻言动作一顿,随即轻轻一叹:“这其实也是我好奇的地方!”

此时大军安营扎寨,此时乙支德再次派遣使者到来请降。

“风雨雷电”张百仁道。